世界日報兩次訪問–featured by World Journal twice :)

首先,先謝謝陳巧倫記者的耐心訪問,以及她對戲劇治療的支持。沒有她,我沒有機會把「戲劇治療」放上灣區最大的華語報紙;沒有她,我沒有辦法讓「戲劇治療」接觸到這麼多的華語使用者。沒有她,不會有越來越多人向我詢問什麼是戲劇治療,甚至是想要一起推廣心理健康。第一則新聞報導 2/9/2013:用演戲療心理 中文現場秀主要是介紹我在LACC舉辦的一場免費戲劇治療體驗工作坊。這是一場讓大家初步體驗戲劇治療的活動,歷時三小時,總共有九位參與者,大多是台灣人少數來自大陸。不只這場活動,所有戲劇治療的工作坊都是一樣:參與者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機會並不多。這不是一場座談會,也不是一場演講,參與者是身體力行地去體驗和感受「戲劇治療」。透過劇場遊戲、即興演出,參與者慢慢與自身的創造力與自發性連結,接著是小團體分享,將剛剛的活動和自身經驗整合,進行反思,最後鼓起勇氣讓團體見證自己的故事。雖然節奏稍微緊湊,因為時間緣故,也無法做得太深入,但相信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帶了一些「改變」、一些「故事」回家。戲劇治療並不是魔法,也不一顆神奇藥丸,改變無法總是一瞬間就產生,因人而異,但即使只是在心裡種下一顆種子,也值得了。第二則是灣區群像--個人專訪 2/24/2013:昔日偶像劇演員 張家寧攻戲劇治療說明了我目前為止為自己做的最大決定---放棄正在起飛的工作,來美國念書。很謝謝記者幫我把這一個轉捩點做了一個漂亮的整理,即使是一篇滿版的報導,總是覺得還有說不完的話,與大師級的戲劇治療師比較,我還只是一個在戲劇治療領域努力學習的新人,深怕自己表達得不夠精準跟完整。但無論如何,這還是一個很棒的機會讓大家了解我的故事,了解戲劇治療。後記:在華人社區提倡心理健康,是一條很辛苦的路。要消弭民眾對心理諮商的誤會和刻板印象;要提倡照顧心理健康是一件值得被鼓勵的事;要在面對許多拒絕之後,依然還保有熱情。但我知道,還有許多人跟我一樣在這一塊努力著。 ...

0
0

戲劇治療中的戲劇跟現實生活不同,有意義嗎?

有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前言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戲劇治療,並不是單純地寫出一個劇本然後請成員演出。戲劇治療,也不只是演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戲。通常,戲劇治療會有目的性地運用劇場遊戲、即興和創造性藝術來達到療癒目標。他可以是簡單的一句「如果我是...

0
0